刘俊海:独立的学术评价加入互联网企业治理或将打开新局面
2016-05-06 14:09:0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核心观点:(1)互联网企业应当注意四点:规范发展、创新诚信、公平效率、安全快捷;(2)在鼓励创新的同时自律、他律、道德是规范企业的关键;(3)独立的学术评价应当融入互联网企业治理中。


一、互联网企业应当注意四点:规范发展、创新诚信、公平效率、安全快捷

在我们改革历程当中,有很多重大的改革措施是在出了人命之后,决策者、立法者和监管者才痛下决心,说老实话,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用生命才换来一个工作。我想谈几点想法,应当说我们国家提出了互联网+的建设行动计划,这个计划非常的正确,但是我觉得应该强调四点:

一是规范与发展并举,要更加注重规范,所谓先发展后规范、重发展轻规范是发展不规范的模式,应当终结了。

二是应当是创新与诚信并举,更加注重诚信,脱离了诚信的创新,恐怕这是带来的不是多赢,是多输,船都要沉掉的,教训非常深刻,原因大家都明白。

三是公平和效率并举,更加注重公平。过去有个错误观点,效率优先,兼顾公平,互联网产业包括P2P,包括其他的搜索引擎的广告活动。所以就是效率型,挣到钱就是好样的,上了福布斯就是好样的,但是我想缺乏公平的效率是不可持续了,而且效率不光是企业单方的效率,还有消费者、合作者、利益相关者多边的效率,所以我说这五大发展理念之一是共享。

四是安全与快捷并举,更加注重安全,现在很多新业态,只是把精力和人力资源放到扩大市场份额上,把业务做上去,而忽视了安全。一个是消费的知情权受到侵害,知情权受到侵害,选择权必然受到侵害,选择权受到侵害。所以我个人觉得,记住这四个关键点很重要。

说白了,我在今年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个杂志叫《中国审判》上发表一篇文章,就是打造消费者好评的互联网生态环境的核心观点,就这积极化。但是我经常听到有的人跟我说,说互联网是新兴的事物,法律管不了它。首先我说互联网上各种新业态,它的法律主体真实,不许你,客体也不虚拟,法律关系也不虚拟。主体是广告主、广告发布者、代言人、消费者是真实的人,P2P上资金中介、买卖双方也是真人,要么是法人,要么是自然人,要么是其他组织,何虚拟之有。第二客体,消费者消费的金银财宝,要么是赠与,要么是买卖,要么是其他服务,要么是广告服务。总而言之不虚拟,所以互联网不应该除在法律之外。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,促进互联网+战略能够落到实处,也能够促进消费者、企业与利益相关着,按照公平公正,诚实信用,多元共享的原则走向一条康庄大道。

二、在鼓励创新的同时自律、他律、道德是规范企业的关键

由于今天提出我们如何促进互联网产业的治理现代化,一是倡导企业自治,一是自由,鼓励创新,二是自律。所以我一直认为互联网企业一定要对社会,对广大消费者有感恩之心。然后是合理化思维,利润最大化的时代已经终结了,你利润最大化,没有法律道德底线。所以要有社会责任思维,不要做富而不闭的土豪企业,企业品比产品重要,人品比企业品还重要,既要有创新的智商,还得有受人尊重、信赖、信任的情商,情商不是公关,不是送礼,不是行贿。法律值得信仰,实在你不信仰不逼着你,但至少要敬畏,我们现在已经走上法治社会的轨道了,你说我有关系,认识人,能搞定,这个时代已经终结了。还得有践行全行业最佳商业伦理德尚,世界上别的行业怎么做的。五严就是严格的产品质量标准,包括服务标准,严格的营销体系,严格的售后服务体系,你出了问题出人命了,你不反馈?还不调整盈利模式。四是严格的内控体系,有的老板注入价值观是正确的,但是小二给他惹祸,问责体出了问题,最后是问责体系。

    我希望行业协会,学习互联网协会。去年7月7号中办国办下发了一个很重要的文件,我有幸参加了研究工作。核心一是要跟行政机关脱钩,要让行业写管协会真正做到自我管理、自我约束、自我服务,自律就是最大的保护,就是要清除害群之马,用法治的明规则来取代潜规则。行政监管不该出现真空、漏洞、盲区或套利现象,市场要按照十八大报告所说的,要在资源配置发挥决定作用,政府也要更好的发挥作用,市场失灵了,企业不理性了,疯了怎么办?我们监管部门必须挺身而出,替天行道,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行政指导、宏观调控、行政处罚等职权,与刑事司法之间的有机衔接、无缝对接的合作机制。在这个方面我们过去为了促进一个行业发展,放松了监管,似乎是对企业有好处,但可能害了企业,就跟孩子一样,从小不建立规矩,我看到不是爱孩子,是溺爱,溺爱的孩子没出息的。所以我说在这个方面,我们也应当各司其职,消除监管懈怠现象,消除监管的盲区。特别是互联网上各种事情,P2P跑路的,告诉我们,我们在事中事后监管的问题上,这手是很软的。

十八大以后讲的一方面是简政放权,另一方面加强受众监管,放管结合,放管两个轮子都做圆。现在互联网上跑路的,坑人的,这个我个人觉得我们监管部门不要盯着审批权,审批权不是万能的,但是也不是说我们废除了行政审批项目以外,事中事后监管也可以不要,地方政府纠正地方保护主义的这个老问题,我们认为保护消费者,保护公共利益,就是保护企业可持续发展,我们一定要给企业提提醒,咬咬耳,红红脸,洗洗澡,治治病,哪怕是癌症也得治,该切除的切除,该喝汤药的喝汤药,当然要标本兼治。法院这块也要对涉及到企业和企业之争,包括不公竞争都要快速立案,每一个案件都要办成法律效果、社会效果和道德效果合一的经典提案,经得住法律的检验、社会的检验、历史的检验。互联网生态环境优化还得靠协同共治,消费者也不能够捡小便宜吃大亏,但说到广告,说到搜索引擎,做广告的时候还是要量力而行,实话只说一半等于撒谎。

三、独立的学术评价应当融入互联网企业治理中

    最后一个我是觉得独立的学术评价也很重要,包括今天学术研讨,我觉得也是这个协同共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市场是包括公众投资者,人家买股票会有判断的,不傻。消费者购物的时候可以用钞票来支持诚信企业的发展,也可以用脚去投票,远离无良的企业,失信的企业。法律的牙齿有三颗牙,这些失信企业和个人就列入黑名单,以后坐高铁不成,申请信用卡不行了,申请国家荣誉称号在当地也是不行了,我估计找对象的时候,有的被老岳父拿身份证一扫,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你。

    所以我是希望我们这个互联网产业大繁荣、大发展,但是希望建立在诚信、法治、公平、透明的轨道上来。

(刘俊海,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。本文为刘俊海在百度舆论风暴特别研讨会上的发言)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